刘大刚闫怀礼 闫怀礼追悼会昨举行:取经累了 永远放下了担子

2019-09-03

昨天上午,北京八宝山公墓东礼堂外人头攒动,数百名“西游迷”赶来送“沙僧”闫怀礼。

灵堂内,熟悉的“你挑着担,我牵着马……”音乐响起,两位“唐僧”迟重瑞、汪粤,“孙悟空”六小龄童,“猪八戒”马德华以及“小白龙”王伯昭等齐齐到场,护送“沙僧”最后一程。

刘大刚闫怀礼 闫怀礼追悼会昨举行:取经累了 永远放下了担子
刘大刚闫怀礼 闫怀礼追悼会昨举行:取经累了 永远放下了担子

“西游记”众演员送行

在10点遗体告别仪式开始前一个小时,82版《西游记》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就已陆续来到现场。每个人回忆起闫怀礼的往事,都声泪俱下。上午9时40分,迟重瑞、六小龄童和马德华携花圈来到现场。六小龄童动情地说:“今天很特殊,我们的沙僧要远行,很痛心,感谢大家和沙僧作诀别,也许是他西天取经累了,放下了担子,独自去了西天,希望他在极乐世界过得好。” 人艺演员杨立新、“女儿国国王”扮演者朱琳等也纷纷来到现场。

刘大刚闫怀礼 闫怀礼追悼会昨举行:取经累了 永远放下了担子
刘大刚闫怀礼 闫怀礼追悼会昨举行:取经累了 永远放下了担子

北京人艺老艺术家苏民是闫怀礼的老师,也是濮存昕的父亲,他叹息着说:“老师送学生的心情,你能理解吧?他走得太早了。”

马德华与嫂子抱头痛哭

灵堂前,“沉痛悼念闫怀礼先生”横幅赫然在目,“神魂离去芳名百世着清风,音容宛在情分一生传佳话”的挽联寄托着人们的哀思。上午10时,闫怀礼的儿子手捧父亲遗像,缓步走入追悼大厅。闫怀礼生前友人也都纷纷进入会场。半个多小时后,友人们眼含热泪、泣不成声地离开会场。

刘大刚闫怀礼 闫怀礼追悼会昨举行:取经累了 永远放下了担子
刘大刚闫怀礼 闫怀礼追悼会昨举行:取经累了 永远放下了担子

闫怀礼的遗孀冯女士泪流满面,尤其是看到马德华时,两人抱头痛哭。马德华因为堵车晚到几分钟,没能见到“沙师弟”最后一面而遗憾不已,而冯女生则为没有及时通知“师徒三人”重聚深深自责, “我早点给你打电话就好了”。在闫怀礼去世的当日凌晨2点,他曾对冯女士说:“你怎么不叫哥仨儿来,我想见见他们。”

刘大刚闫怀礼 闫怀礼追悼会昨举行:取经累了 永远放下了担子

六小龄童还透露,闫怀礼夫人原本想遵照丈夫遗愿不再举办遗体告别仪式。“但我们坚决不同意,我和马德华、迟重瑞一起劝了她很久,我们觉得闫怀礼不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,他是属于艺术、属于所有喜爱他的人的。她最后才同意。”

由于前来祭奠的群众和媒体太多,告别厅门口一度被堵了个水泄不通。许多影迷守在追悼大厅外,目送闫怀礼最后一程。在送行的影迷中,有很多白发苍苍的老者,他们手捧一束菊花,眼里充满哀伤。

“师兄”帮忙完成生前遗愿

六小龄童称,他们师徒四人是生死之交,心永远同在。“上天安排,我的生日和他的忌日在一起,很巧合,生死相交,无法选择,情义胜似亲兄弟。”同时,六小龄童还透露他们将完成闫怀礼生前遗愿,尽快落实《西游记》中几个好兄弟一直在策划的《西游记》主题公园和电影《大闹天宫》。

“他生前希望积极推动西游记主题公园在中国境内落成。我的电影《大闹天宫》,原本他要出演一个角色,但已成为永久遗憾,我要把电影拍出来,告慰他在天之灵。 ”

相关阅读
  • 文怀沙骗子 国学大师文怀沙收藏“新丝路国礼”

    文怀沙骗子 国学大师文怀沙收藏“新丝路国礼”

    2019-04-12

    着名国学大师文怀沙倾情收藏华山论剑西凤酒mdashmdash7月30日,百岁老人、着名国学大师文怀沙倾情收藏新丝路国礼华山论剑西凤酒,并为品牌题词华山论剑middot中国精神以及勇于进取、智慧通达、敏而创新、仁怀天下。

  • 李大鹏院士 李大鹏:院士的文化礼堂情怀

    李大鹏院士 李大鹏:院士的文化礼堂情怀

    2019-04-01

    他是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浙江康莱特集团董事长,并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、中国中药协会副会长等职,他是俄罗斯联邦医学技术科学院和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,并被授予“博罗辛娜生物科学院士奖”。2007年。

  • 威灵仙的功效 张锡纯巧用生麦芽、刘肃亭巧用威灵仙通大便

    威灵仙的功效 张锡纯巧用生麦芽、刘肃亭巧用威灵仙通大便

    2019-08-02

    张锡纯是位非常谦虚好学的人,他的祖父与父亲都懂得医术,对张锡纯颇有影响。张锡纯年轻时,邻居有人患了阳明腑实证,大便燥结,难以排出。医生开的是大承气汤,但服了两剂,并未见效。在万般无奈下,请来一位当地名医刘肃亭先生。

  • 威灵仙功效 试论威灵仙功用

    威灵仙功效 试论威灵仙功用

    2019-08-02

    威灵仙为毛茛科植物威灵仙(Clematis chinensis Osbeck)、棉团铁线莲(Clematis hexapetalaPall.)或东北铁线莲(Clematis manshurica Rupr。